woods

polaroid wall

Blooming

D300s w 60mm f2.8D @ f13 ISO400

night

Sun

lantau’s blue sky

平安夜

俄羅斯秋遊 Oct.2011 – 莫斯科

本來到俄羅斯旅遊的行程, 是乗西伯利亞火車從北京穿越外蒙古國再到莫斯科的,
但得知原來全程須時六天和票價高昂之後, 立即打消鐵路行程, 改為”傳統”飛行模式.
適逢中航特價, 北京轉機連稅港幣三千八百,
選定十月金秋, 展開十天俄國之行.

Saint Basil 聖瓦西里大教堂, 對從未到過俄羅斯的人來說, 腦海裏大都存有這樣的一個標誌式影像.

行程當然包括首都莫斯科和第二大城市聖彼得堡,
再加兩個金環城鎮, Vladimir 和 Suzdal.
主行程是 HKG > Beijing > Moscow > St Petersburg > Vladimir > Suzdal > Vladimir > Moscow > Beijing > HKG

共四程飛機, 兩程通宵火車, 一程中午火車,
除來回莫斯科飛機外, 都市城鎮之間的交通全部以火車上路,
一來可彌補一點沒坐上西伯利亞鐵路的遺憾,
二來可以減少走回頭路,   時間和洗費上都比航班化算.
 一直喜歡選秋季出遊,
通常地球上大都是天朗氣清的晴朗日子, 清爽而溫度適中,
但俄羅斯的秋季似乎不一樣的晴朗乾燥,
到埗後才知莫斯科和聖彼得堡入冬前都會不時降雨, 至十一月氣溫再下降至零下時雨點就化身鵝毛大雪,
航機著陸的黃昏還好好的, 但第二天醒來時莫斯科都下著或時大時小的惱人冷雨,
雖然四周樹上都卦滿充滿秋天詩意的黃葉, 就卻就是少了藍天和溫暖的陽光,
給人的感覺有點南方冬天多於北方高原的秋高氣候

下著雨的莫斯科秋天氣溫感覺不多於五度,
到埗後的第一天是星期日, 但行人也不多,
出發前在Booking.com 定了頗俱好評的Chocolate Hostel,
房間還可, 服務很好, 英語水平不錯, 雖在市中心但比想像中不方便, 而且門口沒有任何招牌, 非常不好找,
最近的地鐵要十五分鐘步行, 徒步至紅場其實有足一個地鐵站距離, 半小時行程絕對少不了.
其實在莫斯科前後一共入往過兩家酒店, 除首兩晚的Chocolate 外, 最後的一晚就往進了Izmaylovo Market 附近的 Izmailovo Beta Hotel.
感覺Beta 比較滿意, 雖然離市中心有六七個地鐵站的距離, 但有頗完善的酒店設施, 浴室床鋪亦光潔闊落, 附近吃的買的都有二十四小時商店, 附近就有地鐵站, 非常方便,
房租價格於 Booking.com 訂幾乎和 Hostel 一樣,  如給我再選一次, 我大概改為三晚通通住進 Beta Hotel,
當然, Chocolate 的免費早餐, 自助廚房, 親切可人的年青服務員都為我留下深刻的好感, 只是以Hostel設備來說, 就難以和超值的Beta Hotel 比較.

最後一天早上八時許Beta Hotel 二十四樓窗外的曰出, 大概可感受到莫斯科其實是位處於一個看不到盡頭的大平原上.

出發前看過不少莫斯科人民的 評語和治安的憂慮,
幸好旅途上一切都頗順利,
語言的確是自由行的一大障礙, 但如準備好簡單會話書和紙筆, 大部份語言問題應該都可以迎刃而解,
俄羅斯的人民總會帶給你一點冷酷的姿態, 大部份人都展出一臉嚴肅的神情,
但接觸過後反而覺得他們其實頗有修養和風度, 每次問路得善心人幫忙指點,
更有幾次是於我還沒開口就有路人主動詢問是否須要幫忙, 頗為熱心,
大概只是不善展現笑容和相對沉默的風格容易令人感到拒人於千里之外,
只要不太著意於他們的語氣和表達方式, 於俄國城市中遊覽其實也不會帶來太大言語和文化上的不便,
至於治安問題嗎, 其實總凡城市一定有潛在的罪惡活動, 只要適當地提高自身的保護意識, 在俄羅斯大城市中遇上問題的機會應不會特別的高,
但俄羅斯旅遊的治安憂慮其實部份是在於對警察的信心問題上,
幸好十天裏都沒遇上警察檢查旅遊證件之類的網上故事, 但我依然對這邦頗具蘇共色彩的執法隊伍甚存介心,
至少須要問路的時候, 如有選擇都盡量不跟警察發問, 免得自投羅網, 加入中國旅客俄國行賄同盟的陣營.

GUM

一度為蘇聯共產政權感尷尬的豪華國立百貨公司- GUM, 巨型而典雅的金百貨始建於1889年, 為沙皇時期建築師Vladimir Shukhov之經典作品之一, 巨型玻璃天幕利用鋼鐵架加二萬多片玻璃做成, 後人稱為Shukhov's Roof. 貨品偏向奢華上價貨, 於我而言只有三樓的免費洗手間和價格相宜的自助餐廳就是全店的亮點, 每次到紅場附近都不得不進去光顧光顧.

攝於雨中的藝術街Arbat Street, 當晚只有三數畫匠開檔為遊客速寫人像, 反而街頭樂隊和表演刀槍不入的神打買藝者帶來高潮, 使旅程也不至於太過失色.

國家愽物館和勝利門, 紅場的夜景絕對不能錯過, 無論日間跑過幾多次, 都要趁晚上再來一次.

跑到紅場的另一面可以橫跨莫斯科河, 回望紅場可看到克里母林宮向河的一面景色, 晚上兩旁的景色格外有特色.

差不多每本俄羅斯旅遊書都會提及的 Eliseevskiy Food Emporium, 原為十八世紀一名富賈為愛妻而建的宮殿, 現為一派Neo-Baroque式裝飾風格的豪華食物超市, 位置置就在 Tverskaya大街的一旁, 貨品精美而且種類頗多, 價格亦不見得比市面高出很多, 參觀購物兩皆宜.

重量級景點克里母林宮, 入口要離開紅場繞過國立博物館到克宮另一面無名英雄紀念碑, 再經過整個亞力山大公園才能找到, 頗具威嚴的一所現役最高政府決策機關, 買票進入後可參觀內裏古老的教堂和沙皇時代歷史文物, 絕對值回票價.

克宮內的聖母升天教堂, 內裏都不准拍照, 也不能觸摸任何物件, 我們那套摸摸甚麼甚麼會帶來好運之說, 這裡絕不管用, 在旁看守俄羅斯大媽可不會放過你啊.

Izmaylovo 跳蚤市場絕對值花一個上午來逛逛, 大概是諧音之故, 國內人仕為它起了個易記又可愛名堂, 叫作"一只螞蟻"市場, 地方頗大, 數百紀念品商戶齊集提供可觀的貨品選擇, 可以的話不妨安排住在市集旁的酒店, 那幾棟酒店都是1980年蘇聯時期為莫斯科奧運會而建造的, 一般房價比市區的同級合理而且交通也可接受, 只是那些經驗豐富的服務員有時依然遺留有一點蘇共時期的服務色彩.

一只螞蟻跳蚤市場除了一般的遊客記念品外, 中央區小丘上的才是精華所在, 很多俄國本土人設檔擺賣各式各樣的民間精品, 大多為蘇聯時期的遺物, 大至樂器掛畫, 軍用物資, 小至餐匙介指, 相機皮鞋. 喜歡的大可來個討價還價, 光逛逛也似上了一課地道歷史課.

如在Izmaylovo集場面內找不到餐廳, 不忙看看這樣的流動小食車, 不要小窺他們, 咖啡熱狗朱古力不在話下, 連意粉熱湯伏特加都有供應, 價廉且清潔妥當, 只是通常須要站着享用, 但也好省回不少血拚時間.

莫斯科的特色除了人所共知的宮殿裝飾外, 大概就是它的不商業化, 幾十年的變遷和治國方針似乎都改不了莫斯科地鐵的經營策略, 除了進出口的電梯外, 月台和車廂都甚少找到一張商業廣告, 這和世上其他大城市可謂大相逕庭.

關於莫斯科的交通, 經常堵塞的地面交通和有地下宮殿之稱的地鐵網絡堪稱是這城市的特色,
地鐵以各區域的完整覆蓋, 驚人的吞吐量和效率世上聞名.
站在地鐵車廂內感受極速暴走的震盪, 一站一站的穿梭城市之各區, 價廉且快捷方便.
也不知莫斯科人民是否太愛乗坐地鐵的關係,
路上出現另一奇怪現象, – 甚少的士.
到過莫斯科的人都會感到奇怪路上沒有計程出租車,
少的程度, 是我們三天半在街上只看到一輛車頂掛着TAXI的車, 還是在路邊停車位上,
而的士司機剛下車去午飯..
但聴說只要在路邉揮手, 路過的車輛會停下來給出一個人載你到目的地的價錢,
滿意的話即可上車, 跟本不用等的士經過,
勇氣夠的盡可一試, 不然的話,
還是好好熟續那張地鐵路線圖,
免得迷失在那百多個車站的地下宮殿裏…..

通往地鐵的隧道不難遇到表演的藝人, 當中不乏技藝不凡之輩, 記得有一對模仿列𡨴和史太林的街頭藝人, 帶給遊人一個懷念蘇共時期的活景點, 合照嗎? 那當然要先付錢囉..

軍人造形銅像滿佈月台的革命廣場站 Ploshchad Revolyutsii 大概是此次莫斯科旅遊到過次數最多的地方, 也是我看過最多旅行團在出現在月台介紹莫斯科地鐵的一個站.

在莫斯科幾天都沒看到一間"些分易呢焚", 但便利小商店就有不少在路邊或地鐵隧道, 輕易找到. 香烟汽水啤酒小食甚至麵包三明冶都以相宜價格發售. 但晚上光顧的話可要留意一下正在旁邊溜連的醉漢, 但也不必趕着逃生, 他們多半只為想討根香煙而已.

國立博物館的最高層展覽廳, 展示着蘇聯時期的藝術作品.

莫斯科貴為世上佔地最廣的國家首都, 帶給人一股凝重的嚴肅氣度,
這種不凡的姿態像是一個沉默而飽歷風霜的人默默的緩步前行, 專注得近乎泠漠,
這氣度體現於建築上, 體現於政治上, 也體現於人民的生活上.
從革命的第一砲響起, 揮動着紅色旗幟帶領着近半個地球的人口走向自己定立的共產社會模式,
繼而經歷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火洗禮, 以冠絕於任何戰敗國的傷亡數字榮膺最終戰勝國,
為整個歐洲解開希特拉種下的納粹魔咒,
當中的傷痛和榮耀絕非一個簡單肅穆的二戰無名英雄記念碑可能承受,
聽說現時莫斯科結婚的新人, 都會來到這個紀念着為抵抗納綷保衛國家而犧牲的數千萬軍民獻花,
意為多謝這數以千萬的無名英雄帶給後世人的和平快樂,
國民教育使每個在這片土地成長的人都熱愛國家,
亦對歷史的訓誨銘記於心, 沉着面對一個個的社會變遷.
幾經辛苦堅持着社會主義的步伐走出戰爭的陰霾, 卻步入另一個與世界疏離的冷戰時期,
70年代獨自經營的沉寂日子卻創造出一個一個令人敬而生畏的科技成績,
蘇共政權當時被稱之為世上兩大勢力之一, 也將現代俄羅斯人的精神面貌鮮明地輪廓描繪出來,
直至後來1991年的蘇共解體帶來再一次的驚天巨變,
拼棄曾經堅持的話社會主義道路, 再次自我審定抖擻上路,
現代俄羅斯總有着那銅牆鐵壁的堅毅固執而又同時帶有面對翻天覆地的豪情氣慨.

夜花園_3

夜花園_2

%d bloggers like this: